清华励志名言网

王小屯——台湾著名作家李敖之妻

清华励志名言网 http://www.kdtaiqiu.cn 2018-10-03 16:41 出处:网络 编辑:




王小屯原。名王志慧,祖籍河北省,1964年(甲辰年)出生在台湾省台北县南港镇,父母均是知识分子。因与。台湾著名作家李敖结婚而被大众知晓,与李敖育有一子李戡、一女李谌。


初见李敖


1983年7月的一天下午,在台北读护校的她放学走出校门,在公共。汽车。站台。上正喝着水,一位中年男子突然在她背后轻轻。地拍了一下。她回头一看,见是个陌生男子,并没怎么在意。谁知,这陌生男子说:“我叫李敖,很想与你交个朋友。”


她大吃一惊: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男子,竟是大学者、大作家李敖先生!她看过很多李敖的书,非常钦佩李敖的学识,一直。就有拜访李敖的想。法,只是不知他住在哪里。李敖见她一。脸惊色,问道:“怎么,你没听说过我?”她这才醒悟过来,说:“早就知道您的大名。今天在路上认识您,很高兴。”公共汽车开来了,李敖怕耽误她。的时间,只是要了一个电话号码就告辞了。


几天后,李敖就给她家里打电话了。他在电话中说:“志慧啊,我那天从朋友郑南榕家。出来,快走到公汽站时,远远就看到一位披着长发、穿着短裤的女孩子站在那里等车;我越走近,越发觉得这个女孩子好漂亮。我走近你时,心里想: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不要错过啊!我就鼓起勇气,拍了一下你。”她听了,哈哈大。笑:“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!”李敖却感叹说:“确实太美了,而且美丽得像一道风景。”


这次电话后,李敖就天天给她打电话,有时。一天两三个。电话中,两人天南地北、古今中外,什么都谈。她戏称李敖的这。种交。谈为“电话攻势”。相识后,他俩有一天一同到台北故宫博物院参观,看到一头很。可爱的小猪时,李敖心血来潮地说:“志慧,你何不把名字改为小屯呢?”为尊重李敖,她同意改名。自此,她的名字就成了王小屯。


李敖又建议王小屯别再去护校读书,而去考文化大学,因为护校毕业只能做一个很普通的护士,不能做变革社会、改革社会的工作。王小屯又听了李敖的意见。她从复习到考试,李敖自始至终陪着她,给她以具体的指导,帮助她顺利地考取了文化大学中文系。


两个人就这样谈起了恋爱。王小屯一。面学习,一面帮助、照顾李敖,但他俩的恋爱。甚至交往,在很长一段时间一直。不为人知。有一天,教中国思想史的教授在课堂上突然讲起了李敖,几次引用李敖的言论证明他的。观点,王小屯感觉是在说她一样,脸都红了,她深恐老师、同学们看见自己红得像个大苹果。的脸,赶紧悄悄低下头去翻书……然而,哪有不透风的墙呢?后来,老师和同学们终于知道她正在。与李敖谈恋爱,风言风语四起。有的说她“爱慕虚荣”,有的。说她“找那么老的男人太不自重”!


中文系主任王亚萍教授知道此事后,也十分惊讶,觉得漂亮可爱的王小屯简直是鬼迷心窍。她将此事向校长反映,又找来王小屯谈话,说李敖既是国民党异。己分子,又是专门玩弄漂亮女大学生的高手,严肃地要王小屯立即与李敖断绝关系,别“损害文化大学的形象和声誉”。没想到王小屯既不害羞,也不腼腆,不服地顶撞说:“我不同意你的这些说法!我觉得社会上对李敖有偏见。我已与他接触了一段时间,感到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、又很伟大的知识分子。在个人感情生活方面,我知道他确实找过。几个女大学生,但他不是脚踩两只船的人。我相信,他是真心爱我,我也是真心爱他。”


学校发生的这一幕,王小屯一人撑住了。她既未告诉父母,也未告诉李敖。过了一段时间,王亚萍听说王小屯仍经常与李敖来往,很恼火,便打电话把王小屯的父母叫到学校,要他。们阻止王小屯与李敖谈恋爱。王小屯的父母这才知道这事,大吃一惊。他们一家虽然都是“李敖迷”,但喜欢李敖并不等于也喜欢女儿与大她30岁的李敖谈恋爱。他俩找到女儿小屯,狠狠地训了她一通。王小屯见父母反对这件事,感到对父母不能硬顶了,用和缓的口气说:“你。们的意见,让我好好考虑一下行吗?”父亲见女儿松。了口,便说:“响鼓不用重捶,以。后就看你的行动了。”


父母走后王小屯的心情格外沉重。特别令她苦恼的是,她。与李敖的恋情公开后,学校上上下下都对她另眼相看了,甚至。连平时与她很要好的几个女同学也渐渐与她疏远了。为。了缓和与老师、同学们的矛盾,并集中精力学习,她决定暂时中断与李敖的来往。她给李敖写了一封短信,告知最近因要集中精力攻学业,不能到他那里去,待有空闲再去看他。李敖看罢信,自然明白她遇到。了巨大的压力。他决定尊重王小屯的意愿,不去打扰她。


好“爱”多磨


然。而,王小屯这样做后,她在学校的孤独状况却并未有所改善。无奈,她请父母出面找关系,转到了中兴。大学中文系,也一直没告。诉李敖。李。敖见王小屯几个月不到。他。这里来,感到不对劲了。他托。友人、记者李宁去文化大学打听王小屯的情况,得知王小屯转校了。他心里。很难过,但他相信小屯一定会来找他的,他暗暗发誓:如果她不变心,我。今后一定要善待她,与她结为百年之好。


其实,王小屯在那几个月一刻也未忘记李敖,既担心他的生活无人照顾,又怕他的书被查禁,更惦记他。的安全。期末考试考完后,她抑制不住地去看李敖了。李敖开门见是她,激动万分地感叹:“你终于来了啊!”


1987年7月,王小屯大学毕业。她不想找工作,只想在李敖身边做助手,不料父母却坚决要她就业。没办法,她只好去南港中学做了语文老师。在她坐上开往南港的火车时,忽然接到李敖。托人带给她的一封信,里面是一首情诗:“花开可要欣赏/然后就去远行/惟有不等花谢/才能记得花红/有酒可要满饮/然后就去远行/惟有不等大醉/才能觉得微醒/有情可要恋爱/然后就去远行/惟有恋得短暂/才能爱得永恒”。在那一刻,她下定了决心:今。生今世,非李敖不嫁!


王小屯回到了南港,父母高兴极了,浑然不知小屯仍深深地爱着李敖。学校的工作虽然很忙,仍影响不了王小屯与李敖的联系,她一有空就乘车去李敖那里,帮他打扫卫生、做饭弄菜、校对书稿、剪裁报纸;实在。没有时间去,就给李敖打个电话,向他问好,祝他晚安。


可1989年8月的一天,王小屯暑假时搭车赶到台北敦化路金兰大厦李宅,李敖却不在家里。一打听,才知他去了台中,为他母亲张桂贞家受到台中当局抄查一案,与台中当局对簿公堂。她为他的安危担心,立即只。身赶往台中地方法院的法庭。庭审结束,李敖在法庭外见到她,高兴得冲动地跑过来,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说:“小屯,想不到你来台中听我的当庭申诉!”那天中午,他俩一起吃了午饭,直到黄昏,他才依依不舍地送她返程……


一晃到了1992年春天。想到王小屯与自己已同居多年,自己年纪也不小了,李敖提出要与王小屯正式结婚。这是王小屯早已。盼望的事情,她一。口答应了。但她很清楚,与李敖结婚,最大的麻烦是父母的思想不通。父母都以为她与李敖的关系早断了,要做通父母的工作,得花费多少精力啊!她发愁地问李敖:“我父母的工作,如何才能做通呢?”李敖说:“这事,还是你先去跟他们讲清楚。如果他们不通,我再想办法。”


有一天,王小屯回到家。里,正式告诉母亲:“我年龄不小了,准备结婚。”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母亲问道:“你与谁结婚呀?”她一说是李敖,母亲顿时惊呆了,大叫:“还是我们当初反对的那个李敖吗?”她刚刚“嗯”了一声,母亲立刻在家里又哭又。喊:“我的女儿呀,你怎么找一个大你30多岁的男人呀……”父亲更是气得瞪着。大眼死死盯着她。这一天,她家里愁云密布,全家人都为这事怄得粒米未进。无论她怎样做工作,母亲都不松口,甚至威胁她:“你要嫁李敖的话,我就去跳水淹死!”


王小屯在家里呆不下去了,只得去。找李敖。临出门时,她对。母亲说:“妈,你不要哭了。如果你不同意我嫁李敖,我可以答应,但我以后一生不嫁人了。”


李敖听了王小屯的叙述,觉得自己不能强行与王小屯。结婚,以免真的使她家破人亡。经过慎重考虑,他将王小屯的哥哥请来,请他去帮忙做工作。这一招终于起了作用,王小屯的。哥哥回去劝了一阵父母后,他们的思想虽未完全通,却再不像先前那样强烈反对女儿与李敖结婚了。


经过商量,李敖与王小屯决定于1992年3月8日结婚。结婚的那天早上,李敖稍稍打扮一番后,带着朋友和证婚人匆匆赶到南港,拜会王小屯的父母。到了王家,李敖见岳父、岳母比自己的年龄还小,觉得不好称呼,只向他们行了一个大礼——深深地鞠了一躬。随后,他将岳父、岳母接到家中,在家里举行了一个简单的。婚礼。终于,王小屯成为李敖正式。举行过婚礼的第二位也是他的最后。一位夫人。


相濡以沫


婚后,李敖的书房中仍然像以前一样,到处挂着他精心挑出来的裸女艺术照。王小屯进入李敖家后,初看虽然有些不舒服,但她重李。敖的意愿。有一次,一位女客人问她:“你怎么不。把这些裸女照取下来?”她笑了笑说:“这都是我来之前挂的,也不碍什么事。李敖说这些照片的艺术价值很高,就让它挂着吧。”


1992年底,王小屯生下一个男孩,李敖给儿子取名“戡戡”,意即戡。掉国民党。儿。子的出生仿佛给他带来了好运,戡戡快满周岁时,他在台中市打了5年7个月的那件民告官官司竟然胜诉了。1995年,他的小女儿出生,李敖又给她取名“谌谌”。( www.www.xxxxx.xxx )


李敖与。王小屯结婚后,特别爱护她。他一生与台湾当。局打官司、写文著书,“骂人”无数,仇人太多,为了防止仇人报复妻子和小孩,他从不。要妻子、小孩公开露面,也不准媒体。报道他们。对李敖的特殊保护,王小屯十分感激。直到1995年4月25日,李敖的60。岁寿庆在台北圆山大饭店举行,王小屯这才左手抱着女儿,右手拉着儿子,第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。


嫁给李敖之后,王小屯没有在外面上班,除了在家里带孩子,就是在李敖的出版社帮他校对每一本即。将上市的新书。惟独《李敖快意恩仇录》和最后出版的《上山·上山·爱》,专门写他交往过的女人这一类书,她从头至尾就不。屑看。久而久。之,李敖。也很知趣地会在她拒看之前,把。所有的书和相关杂志统统收藏起来。在李敖眼中,小屯是个“一百分。的。妈妈”,她把所有的时间、心思,完全放在两个小孩的身上。以前,孩子还小的时候,所有副食品她都亲手做,令李敖欣。赏得不得了。后来,她每天接送李戡上、下学,陪他。读书、弹钢琴、找资料、做功课和办壁报。而在王小屯的心目中,李敖一点都不像。他书中或荧屏上给人的印象:特立独行、荒诞怪异或是风流花心。她反倒认为,李敖生活单调、枯燥无味,甚至有。点儿不懂情调。她说:“李敖生活很规律,除了吃饭、读书、写书、做学问,就是偶尔跟朋友。吃吃饭,电视不看,应酬也不喜欢。但他是一个相当强悍的人,遇到任何困难、打击,或是争执、官司的事,他的情绪都不会受影响。”


对他俩的婚恋,台湾一些。报刊登了不少消息,但有许多是记者们笔下生花有意杜撰的。对外面相传李敖好交女朋友这类花边新闻,王小屯懒得。理睬。有一次,她对李敖说:“如果你有了别人,我会二话不说,马上走人。”她知道李敖在单身时,虽然曾经交往过一二十个女朋友,但都是一个个地来,从不脚踏两只船,而且每一个都很专情,这也正是他为什么对每一段感情至今都还念。念不忘、还见。诸笔端的原因。她。理。解、看重李敖这“用情专一”的优点,觉得李敖的确具有别人身上没有的吸引力,两个人的感情因此愈久弥坚。


相反,李敖倒担心起王小屯对他的感情的持续力了。他数次对她。说:“我呀,担心你以后不照顾我,一切要我自己来。”小屯却斩钉截铁地说:“现在孩子还小,你身体状况还好,每次体检报告都很正常,我才可以不怎么管你。以。后孩子大了,你也老了,我就只专心你了。你放心吧,我绝对会。跟你到。老,绝不会嫌弃你的!”


王小屯与李敖相濡以沫,燕侣相随,平时很少闹矛盾,成为左邻右舍夸奖的“恩爱夫妻”。但2000年初,台湾新党拉李敖去代表该。党参加台湾“总统”大选,李敖觉得自己不是新党党员,应该借此机会宣传祖国大陆的“一国两制”方针、政策,以使国家早日统一,并自掏了1500万元新台币经费。王小屯却认为台湾的政治。肮脏不堪,丈夫是个文人,不应去趟浑水。她阻。拦多次不起作用,心里有气,家里的事情虽然在做,但不与李敖说话了。李敖很理解她的心情,主动找她说话;小屯不搭理,他就像小孩一样,跟。在。她后面喊。“小屯,小屯”,直到她应答。


2002年5月,李敖在台湾真相新闻网播了《李登辉面面观》,将李登辉搞黑金政治、贪污受。贿、收买外国政客、婚外情及从事台独的丑恶嘴脸,一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他回到家后,王小屯担心地对他说:“李敖,你的。做法是。英雄行为,但你锋芒太露了。你想一想,李登辉及其同。伙在位时,为了在购买法国军舰中捞钱,弄死。了那么多人,你。不怕他们报复你吗?不怕他暗害你吗?你还只6。0多岁,一双儿女还这么小,出了事怎么办啊!”李敖听了,感到特别温暖,但为了正义,他仍。继续在“笑傲江湖中”抨击民进党及不法奸商、政客、台独分子的种种卑劣行径。


王小屯把家里的一切打理得十分周到,让。李敖完全不用操心;家有这样贤惠、漂亮又如此爱自己的年轻妻子,李敖从此对任何其他女子再也心。无旁骛,对王小屯特别忠贞,也对她及一双儿女非。常注意保护。电视台要来家采访,他要妻子、小孩回避,也不要他们抛头露面,尽。量减少外出;孩子们上学、放学,他均安排人接送。由于他的精心呵护,王小屯及孩子们安然无恙。2002年7月,他在新出版的《我这放。荡的67年——李敖自传》一书中,由衷地写道:“结婚。后,小屯给了我一个稳固的后方,使我的心备感温暖……”



  
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